来自 股票 2019-08-23 02:01 的文章

股票质押将不再作为券业的主营业务之一

  近日,国元证券公告上半年计提信用减值准备情况,合计计提2.56亿元,减少公司当期净利润1.92亿元。对比国元证券上半年4.33亿元的净利润规模,可见计提信用减值准备对业绩的侵蚀作用明显。

  在近一个月时间里,还有太平洋证券、山西证券、国海证券、东北证券、东方证券和西部证券等公布了上半年的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情况,合计计提规模达13亿元,对部分公司业绩的影响较大。

  据公告,国元证券、西部证券上半年的减值准备计提金额分别为2.56亿元、2.82亿元。若以减值计提额与上半年净利润比较,可粗略估算信用业务(以股票质押业务为主)踩雷对净利润的侵蚀。其中,国元证券减值计提规模达到上半年净利润规模的59%,西部证券的这一比例为58%至64%(按半年度业绩预告披露的净利润范围计算)。这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巨额计提,两家公司的业绩要比目前还高出一大截。

  在前述7家券商中,计提金额最高的是东方证券,上半年计提减值准备4.45亿元,相对业绩快报所披露的净利润规模的比值为36%。东方证券的各项计提中,以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中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计提最多,公司因股票质押业务踩雷*ST东南、*ST刚泰、*ST大控合计计提3.89亿元(转回其他股票质押式回购减值准备3789.61万元后)。此外,国海证券、东北证券上半年分别计提1.26亿元、1.18亿元,主要也都是因为股票质押业务踩雷。

  而太平洋证券、山西证券的减值计提金额较小,分别为4156.9万元和3340.4万元,均以“其他债权投资减值”为主,而非股权质押,对上半年净利润的影响也相对较小。

  从上述券商近期披露的减值计提情况可以看出,股票质押业务踩雷仍是影响券商业绩表现的重要因素。

  如西部证券本次计提就涉及乐视网(已暂停上市)、信威集团(*ST信威)、中南文化(ST中南)等3只股票的质押。首先是乐视网,因该股于二季度暂停上市,本次西部证券对乐视网的股票质押计提减值准备达2.49亿元。对于信威集团,西部证券本次计提6259.20万元,此前还曾计提1140万元。信威集团于7月12日复牌至今已连续29个跌停,股价已由停牌前14.59元/股跌至3.31元/股。中南文化此前股价已经历大幅下跌,今年上半年继续下行,但跌势趋缓,西部证券的计提规模较小,为470.40万元。

  而从已披露半年报的国元证券、太平洋证券和山西证券来看,3家券商的股票质押业务均收缩了规模。国元证券截至6月底的股票质押余额66.08亿元,同比降27.74%;太平洋证券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融出资金余额54.80亿元,较上年末下降11.08%。山西证券股票质押业务待购回金额为16.53亿,较上年末规模有所下降,并表示将进一步强化股票质押业务的尽职调查,持续化解存量风险。

  长城证券研究所认为,今年以来,股票质押业务的整体风险有所下降,但对个股的风险仍需谨慎排查,应警惕上市公司主要股东通过“借新还旧”继续埋雷。

  近期,有多名来自大型券商的人士透露,未来,股票质押将不再作为券业的主营业务之一,新的业务定位为服务经纪及投行客户的基本工具。在经历“过山车式”的发展后,业界开始思索,股票质押这一曾经的创新业务未来应如何平稳发展。

  山东证监局网站17日消息,该局15日在济南组织召开的山东辖区上市公司2019年监管工作暨培训会议要求,要防范股票质押风险向上市公司传导,杜绝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和财务舞弊行为,审慎开展并购重组。

  中登公司数据显示,截至3月1日,全市场有股票质押的企业共有3374家,较2月1日减少21家,市场质押总股数6284亿股, 较2月1日减少36亿股。业内人士表示,近期市场表现强劲和此前推出政策利好,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质押风险。不过,此前大部...

  业内人士认为,股票质押规模的直线下降,得益于前段时间采取的一系列干预措施,如成立纾困基金、对企业进行融资。数据显示,受纾困基金驰援的多家公司股价涨幅已经高于同期沪深300指数的涨幅

  2月份以来,A股上市券商因股权质押问题纠纷不断。2月20日至21日晚间,天风证券(601162)、东兴证券(601198)相继公告近1年来的涉诉情况,其中,因股权质押问题累计诉讼金额合计已达26.41亿元。

  深交所于2019年1月18日发布了《关于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相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为贯彻落实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关于防范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的相关要求,对于新增股票质押回购融入资金全部用于偿还违约合约债...

  券商股票质押业务风险整体可控,足见纾困政策对上市公司质押业务风险缓解作用,A股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目前得到一定释放。

  12月8日,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孙念瑞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高峰论坛上表示,由金融管理部门协调指导、地方推动、市场各方响应的化解股票质押风险体系机制已初步建立。